Tansah酌雨

喜欢画画的本地化翻译。时光太短,万物之美太长。

今天状态很好,甚至有点高兴。

沉迷工作,无心游戏。

挺想写字画画的,但克制住了我几己_(:з」∠)_

其实最近学了好多东西,然而没有什么像样的产出。

来日方长,先搞好经济基础。

2017-05-22

我是故人,也不是故人。

看了周五的奇葩说,辩题是:和失忆的人结婚生子,要不要帮爱人一键恢复记忆。

最近和朋友之间发生的事情,让我对这个辩题感触良多。

首先,我想到的是,从时间轴上讲,找回过去的记忆和增加新的记忆,没有太大区别。找回从前的记忆,从旁观者的角度好像是一种倒退,但对于找回记忆的人而言,他的体验还是全新的,他的成长是向前的。

不管你按不按,他迟早会有新的记忆打破你们现在的平衡,解决方案是想办法重新找到平衡,而不是阻止对方脑子里有你恐惧的记忆。需要澄清的一点是,你恐惧的记忆的未必是对方恐惧的。你之所以觉得对方过去的记忆那么可怕,是因为觉得现在你们在一起,在你的陪伴下,你有可能左右对方未来的记忆,但你对他的...

2017-05-13
1 / 7

© Tansah酌雨 | Powered by LOFTER